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春在无人知处生

小李白诗词专辑

 
 
 

日志

 
 

《新韵心语》序言  

2015-11-08 18:23:25|  分类: 诗鉴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但使胸中藏锦绣,笔锋何处不风光?

 

春在无人处    

 

邯郸诸多美好景致中,魏县梨花独标胜韵一直是人们心目中最爱,所以年年赏梨花是邯郸人不可或缺的节目。请看:

 

梨乡咏春

一枝白玉灿云霞,万里晴空开雪花。

借取春风轻巧步,馨香分送到千家。

这梨花之咏的想象多么神奇浪漫,直觉有清香从纸上飘出,清凉怡人。

 

梨花吟

杏花妖冶抹红唇,油菜庸俗满鬓金。

三月花国谁似我,一袭清素裹冰心。

诗人对梨花妙想设喻,温馨之情,热烈之兴,顿觉花团锦簇,芳香扑鼻。

 

梨乡春吟 

最爱梨乡二月深,花神金剪妙无伦。

顺风划过平湖水,一夜裁出万亩春。

把梨花写得如此热烈温暖,生意盎然,诗人真可谓灵犀一点,妙手回春啊!

 

梨花白得清纯,白得玉洁,白得无瑕,如雪一般晶莹,自是世间奇卉。梨花诗美而不娇,秀而不媚,倩而不俗,令人叹赏不置,亦是绝妙好辞。

正是在赏梨花的活动中我有幸结识了梨花诗的作者——段振明先生,从此诗缘相结,诗情相融,诗趣相投。

   乙未年丁亥月某日,段君忽捧《新韵心语》宝卷欲付梓请我作序,对于他给予我的一种信任,一份友情,我不揣浅陋只有“欣然从命”。

  即将出版的《新韵心语》,在体式上长短兼容诗词咸备自属灵活多样。在内容上情景事理俱足可谓异彩纷呈,在风格上大江东去与小桥流水皆工允称美轮美奂。一言以蔽之在诗词上的造诣及所取得的成绩是多方面的,不过给我个人印象最深过目不忘的还是书中写景作品,写诗贵在突出中心富有个性不必面面俱到,论诗亦然。故笔者本文推崇段诗只从景诗着眼不必其他兼顾。恕吾固执希翼读者勿以一叶障目讥之。

  不过还有一点须申明,所谓景诗即山川草木风景诗,也还有广义狭义之别。本文所指是广义的景诗范畴。凡属自然风光、主要是山川景象为独立的审美客体,抒发着诗人对大自然奇妙造化的惊叹、以及行旅出游所触发的心灵感受,是以欣赏和感悟为主要情调的一类诗篇。说是山水自然风光,其实也包括自然界里的各种自然景观和人造的景区景点,尤其是有历史积淀的人文古迹等等。山水,是一个泛指的概念,可以是山,可以是水,也可以是荒原,是沙漠,是田野,不一定非得山和水都同时出现。而且,诗人笔下所写的山水景观,不一定是亲身经历亲眼所见的实体景象,也可以是间接所见如画作、影视中的景象,乃至诗人梦境所见或自己头脑里虚拟的景象。简言之,在一首诗里,主题所表达的内容,只要包含有景观的元素、有景趣的内涵、有景悟的色彩者,包括本文开篇所举的歌咏梨花的咏物篇什,一并尽可归入山川草木诗的范畴。

山川草木是大自然的杰作。骚客是性情人的翘楚。当文人的情感与山川草木的景观相碰撞、相交触、相濡染,便有诗的滋演诗的派生,这滋演派生,便是山水景物诗的形成。

山水是自然的山水,也是历史的山水。山水有大自然的天才造化,也有人类历史的文化沉淀。欣赏山水,当然也包括这两个方面: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自然景观会给予人们各种美的感受,间而引发各种由景象催生的情感;人文景观也可以给予人们某些美的感受(古迹、文物、古代建筑之类),而更多的则给予人们以抚古思今的沉思和感慨。山水诗的写作便不仅仅是对自然美的复述和感叹,也包含对历史、对世事、对人生的思考和眷恋。

 

大家知道,山水诗在唐代的繁荣达到前所未有的巨大成就,王孟李杜尤是其中的翘楚。唐代以后山水诗继续发展,继续繁荣,但没有出现大的群体和新的流派。宋人爱说理,山水诗便增添了许多议论说理的内容,水平比较高的便有了几分哲理趣味。比如苏轼的“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陈与义的“卧看满天云不动,不知云与我俱东”,诗僧志南的“沾衣欲湿杏花雨,吹面不寒杨柳风”,翁卷的“闲来山上看野水,忽于水底见青山”,这些山水诗都闪耀着空灵卓锐的智慧之光。但水平一般者便降低了山水诗的审美感染力。明清两代,山水诗依然繁荣,但大体上都没有超越唐宋先贤成就而创出新的风格。

  

当代诗人创作的山水诗,数量也相当多,或许比历代山水诗的总和还要多,但水平参差不齐、泥沙俱下、少有精品,也没有形成有规模的群体并创作出有影响力的山水诗杰作。

一个严峻的课题摆在我们面前——当代的山川草木风景诗应当如何写?

 

先看段振明先生几首风景诗:

快雨再吟

一窗快雨洗心尘,直上重霄万里云。

惬意轻风生两肋,千钧豪气耀乾坤。

 

好个诗人用如椽大笔借一场快雨展示了多么辽阔宽广的视野啊。美感,快意,尽在那雄浑苍茫的境界中。无疑属一首豪情万丈、气魄非凡的好诗。

 

初春咏梅 

红妆飘洒鬓花飞,漫舞东风迎翠微。

不顾香消冰骨瘦,犹伸玉臂报春回。

诗人文心又细如针尖,这是观察入微的小景。此诗以一串小景写出野外行所见景象,写得清新爽朗,颇有郊野春天气息。

 

东湖春吟

漫步觅诗入画屏,周遭柳色绿葱茏。

桃花笑靥佳人面,湖水流波雅士风。

赤壁雄姿豪放赋,廊桥画意婉约情。

镜头框住天鹅舞,歌向云霄唱一声。

“桃花笑靥佳人面,湖水流波雅士风”此联巧比妙喻交相生辉,同时形成文势抑扬顿挫特殊效果。“镜头框住天鹅舞”,诗人借狡黠的设波又推及开去令人莞尔自属意趣自得,诗味隽永。

以上三首诗示例,可见诗人无论写大景小景乃至别景均写的运转自如别开生面。

    诗人在风景诗的创作和尝试上,给了人们诸多的美感享受和思路启示,所以笔者本文深入探究一下段诗的创作步伐和审美思路对于大家应该是大有裨益的。


那么段诗较为成功的风景诗有什么特立独行及开拓之处呢?我大抵根据个人的理解归结为三个方面:

一, 

带着主观感情去观察、接触景物,非但捕捉景物的突出特征,而且抓住客观景物与主观景物的契合之处,或者把自己的感情注入客观景物之中,于是在描写景物的同时,也就把主观感情表现了出来,达到情与景的交融。

 

例如以下这首词

 

浣溪沙·望雪  (新声韵)

冬日奇葩喜六出,晶莹飘逸艳香无。大千塑作玉珊瑚。

欲把热怀迎远客,却因燥气化寒珠。莫非嫌我未脱俗?

 

    诗题曰望雪,词人至少有两种立意方式可供选择,望雪者人,人望者雪,即可借雪景为载体去绘声绘色表现人,也可人甘当配角直凑单微就刻画雪。所收作品也大都不外以这两种方式来立意。相较而言前一种立意的作品更有撼动人心的感发力,因为凸显诗人自己的形象显然比单纯刻画景物更顺当和如意,而直凑单微刻画景物往往徒劳无功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所以大多数创作者有意无意都选择了第一种方式来立意。当然此种立意虽然容易讨彩,可真正有没有艺术表现力写好作品又另当别论。

 

    而我当下赏析的却恰是单纯刻画景物的佳品。

 

   单纯刻画景物的作品之所以难以出彩,就在于作者的思路极易流于为刻画而刻画的俗套。不是华丽赞美辞藻的堆砌就是俗不可耐比喻形容词的陈列。按说刻画景物比喻形容本不可少,问题是这些比喻形容如果够不上耳目一新的档次那就尽量少用。下面看词人段振明的作品如何展现他的艺术风采。

 

    “冬日奇葩喜六出,晶莹飘逸艳香无。”这两句是点题词中本应有之义,词人只是热热身尚未展示曼妙身段,不过仍有两点可以拈出。一是“六出”所压韵脚比较别致,二是“晶莹飘逸艳香无”,词人在铸词上只是把“晶莹”“飘逸”“艳香”并列而出别不赘言,而所表达的词意中,“晶莹飘逸”既是雪的特色也是雪的追求,同时更解释了是“艳香无”的原因,手法经济。

 

   “大千塑作玉珊瑚”,此句方显词人别出心裁的看家本领。用“玉树琼枝”代指雪景可谓司空见惯几成陈词滥调,请看词人更新版的“玉珊瑚”形象多么新颖又多么真切。唐诗人皮日休曾写有《春 醒》;“四弦才罢醉蛮奴,酃醁馀香在翠炉。夜半醒来红蜡短,一枝寒泪作珊瑚”。用“一枝寒泪作珊瑚”形容残蜡何等形象何等精切。“一枝寒泪作珊瑚”“大千塑作玉珊瑚”如何不能称作古今双壁?

 

“大千塑作玉珊瑚”,除比喻棒外还另有妙处,词人不仅仅简单局限于形容,“大千塑作”云云,分明写的是对雪作用于大自然具有强大神奇的创造力的赞美,词人积极入世奋发有为的精神风貌岂不亦隐隐欲现?但词人笔法的高明处体现于这层含义在有意无意间。形象大于思想,这才是诗词艺术的精髓。

 

   “欲把热怀迎远客,却因燥气化寒珠”,欲知此句之妙不妨和一首清诗比照一下。

 

    袁枚《推窗》:“连宵风雨恶,蓬户不轻开。山似相思久,推窗扑面来。”

    “山似相思久,推窗扑面来。”后两句把山拟人化,山儿善解人意,好似知道“我”渴望欣赏大自然美景的心情,于是一开窗,便扑面而来。从侧面烘托了作者对大自然无比的热爱。

 

“欲把热怀迎远客,却因燥气化寒珠”,词人亦成功地借鉴了刻画景物从对面着笔的方法。不说自己如何迫不及待欲拥抱雪,大谈雪怎样热情满怀地在欢迎自己,然而恰虚处藏神——词人对雪的一往情深之情不更溢于言表了吗?

 

  对面着笔是一种方法,具体灵活应用词人又各有妙处。而本词词人的应用居然随物赋形用了绝处生姿的“险笔"尤令人叹为观止。

 

  且道其详,雪性属寒的,词人因拟人的缘故固可以把它设想“欲把热怀迎远客”,可读者读到这里不觉又为词人捏着一把汗——它终究属寒的词人又如何自圆其说收场?进退维谷词人简直把自己逼到了一个尴尬的境地。前面所指的“险笔"就在这个地方。

然而险笔不险,词人早有分寸,道是:“却因燥气化寒珠”,不仅化解了险情反而因奇制胜。敢用“热怀”形容雪制造险情,而又能四两拨千斤的巧妙化解险情。既显示了词人勇于创新的魄力,同时又增加了作品跌宕起伏的艺术张力和感染力,真可谓两全其美矣。

 

   我不禁想起了明人谢缙的《咏白鸡冠花》:“鸡冠本是胭脂染,今日如何浅淡妆?只为五更贪报晓,至今戴却满头霜。”咏白鸡冠花,这一怪异的诗题让一般人咏来必是无所适从,而诗人谢缙诠释的多么出人意外妙趣横生。“欲把热怀迎远客,却因燥气化寒珠”不正有异曲同工之妙吗?

  “莫非嫌我未脱俗?”尾句亦有“故作反语”然“反反为正”的妙趣。乃是从上句“燥气”横生的枝节,揣摩雪的心理替雪自语,我既然这样(满身燥气)不堪一用,人们该不会嫌我未脱俗吧?言外担心那人们还会垂青我喜欢我吗?

 

  词人的本意是表示自己在内心深处是赏爱雪清新脱俗的,然而表述的方式却是写雪“未脱俗”——这是对雪这个小情人亲切而幽默的打趣。

 

  偏于刻画的咏物诗,最理想的应是“写气图貌,既随物以宛转。属采附生,亦与心而徘徊”(《文心雕龙.物色篇》)。本词景与情、物与人融为一体,比与兴集于一身,精心结撰而又毫无造作雕琢之迹,彰显了词人深厚的创造才华和艺术功力,显然本词属于一首异彩纷呈的艺术佳构!

 

二,  在对客观景物做广泛、深入的观照体验的基础之上,发挥艺术想象,于胸中创造、熔铸出自然景物形象,以表达主观的感情。景物形象的创造,都服从于表达感情的需要,而不为现实的景物所局限。这可以说是因情造景。例如以下两首诗:

春分

柳绿青黄半,时长昼夜均。

风飘温润雨,轻吻杏花唇。

 

南园早春

暖日驱寒岁,和风催草青。

殷殷柔柳意,感化一池冰。

“轻吻杏花唇”“ 感化一池冰”,在现实中不可能发生完全是臆造之景,然读者读之并不认为与生活之情相违背而认可其景,岂仅是认可简直让人读来如临其境,如闻其声,如扪其心,如得其情,是为共鸣。可以说正是这以假乱真平添了无限新鲜情趣。

三,        

景中有“我”的审美追求,正因为这样,诗人便掌握了审美的主动权,得以按照自己的审美爱好、标准去观照自然,发觉与这主观相契合的自然美而加以出色的描摹。这样,诗人在景物形象的选择和创作方面,便形成了自己的个性特点。譬如以下之诗。

 

 

马蹄莲

亭亭静处浴春光,碧叶轻托白玉裳。

一缕香魂随画意,通身灵韵入词章。

冰心悉数奉君子,青眼何曾媚霸王。

独爱书窗夕照美,风来飘送满庭芳。

 

“碧叶轻托白玉裳”,一“托”的灵活运用岂仅是寓静与动,简直写出了呵护的感情及珍爱的神韵。

 

诗人分明是运用“托”字的专家,再看以下两首诗。

 

初冬咏梅 

西窗昨夜过霜风,扫落春秋满地红。

独有梅花姿烂漫,轻托嫩蕾入新冬。

 

 

益民山 

一剑削开飘渺峰,移来玉柱架苍穹。

开怀畅饮南天雨,舒臂轻托北斗星。

绿榭红亭芳草径,黄莺紫燕雪香丛。

人间灵秀三分韵,独占二分是水城。

 

 

“轻托嫩蕾入新冬““ 舒臂轻托北斗星”,两个“托”字均运用的精警妥帖隽永有味何其神妙乃尔!

 

宋词人张先因有三个写“影”字的佳句被人美誉为“张三影”。今段振明先生写有三个带“托”的诗句同样出色,我欲冠之于“段三托”的美称诸君以为如何呢?一笑!

 

 

最后我用一首七绝祝愿段振明先生《新韵心语》早日问世:

花秀春光柳秀风,诗心无处不玲珑。

眼前无限山川绿,尽在骚人笔底红!

 

 

(燕赵辞赋研究院副院长  中辭网副总编  邯郸诗词楹联协会副主席)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1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